当前位置:主页 > G生活报 >《姊妹》:室外厕所与基本工资 >

《姊妹》:室外厕所与基本工资

   时间: 2020-06-10   来源: G生活报 阅读: 677

取材自同名畅销书的电影《姊妹》(TheHelp),是一部涵盖种族、女权、阶级议题的电影,并透过轻鬆诙谐的方式来呈现这些沉重议题。主角配角表现皆精采到位。最近基本工资议题延烧,让我想起片中反派角色:希莉。

希莉在片中坏事干尽。她待人刻薄,连亲生母亲也不放过;她不愿帮助穷人,声称不借钱给帮佣是对她好;她种族歧视,盖室外厕所致力于落实完全的种族隔离;她谨守家庭价值,为镇上少妇结婚生子的领头羊。从头到尾,她几乎毫无悔意,但是在最后的一刻,爱比琳问:「妳这幺害人不累吗?」,她迟疑了,无言以对,甚至没办法面对爱比琳。

她有悔意了吗?我不确定,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没有人生下来就待人刻薄、有阶级概念、种族歧视、传统保守。

希莉生在一个富有上流的白人家庭,养尊处优,成长于当时美国种族歧视最严重的杰克森市,从小到大接受最传统家庭价值教育。我同意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有着自己选择对错的机会,但也不能否认成长环境对一个小孩有着极大的影响。我们可能没办法抽离希莉整个社会化的过程,去看她的本质是好是坏。但也许就像爱比琳的雇主以及史基特的母亲:心中善良,却在整体环境下选择了做出迫害他人的事情。

《姊妹》是1960年代美国的故事,然而时至今日,仍以不同形式在美国上演。保守派泛指遵循传统社会留下来的规範,害怕改变的人。他们维护传统家庭价值,反对同性婚姻、反对堕胎;他们对外来种族存有偏见,在外来移民政策上保守。

这些「希莉」是美国大型政党─共和党的大票仓。当然有许多选民是因拥护自由经济政策而成为保守右派及共和党选民,并不全然是文化上或宗教上的保守派。那幺,我们来检视一下理应代表共和党理念的总统候选人。

今年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罗姆尼曾开玩笑说:「没有人要看我的出生证明,他们知道这是我们所生所长的地方。」讽刺欧巴马的出生地争议,以及,他的肤色。就好像希莉在救济非洲贫童晚会上对帮佣们的调侃。

被人偷录下的共和党募款餐会影片中,罗姆尼说:「有百分之47的穷人不但不缴税,成天不工作只仰赖政府补助过活。」他表示「我的工作不是担心这些人。」这句话让我们想起希莉拒绝借钱给帮佣的脸色。当我们在看《姊妹》这部片的时候,我们怎幺能想到,原来希莉是成为美国国家领袖的料?

不只美国有希莉,台湾也有!台北车站的摆设红龙,为阻挡外来种族的文化活动;华隆欠资时政府不作为,是公权力拒绝帮助穷人;同性不能依法结婚,是恪遵一男一女传统婚姻价值的社会偏见。最近,行政院在研议,要将外籍劳工及本籍劳工的基本薪资脱钩处理。于是,当台湾到处都盖起了「室外厕所」。

行政院的理论是,调降外劳薪资会吸引台商回流投资,创造更多工作机会及带来更多资金──典型自由经济观点。无视于近年经济学者提出扩大贫富差距,破坏薪资市场,对经济成长毫无助益的理论。

暂且摆开论述,回到先前所讲的,没有人生下来就是保守派。当我们抽掉希莉的成长背景,她是否仍会选择盖室外厕所?当我们抽掉经济论点、抽掉阶级观念、抽掉种族国籍,用人看事情最基本的本质来回答这个问题:

同样生而为人,为什幺不能使用相同的室内厕所?

同样生而为人,为什幺不能享有相同的薪资保障?

答案显而易见。

引进外籍劳工,通常发生在开发度高的国家对开发度低的国家进行劳动力剥削,这是由资本社会运行下,无可奈何的结果。我们无力改变开发度低国家的福利制度(事实上台湾也很糟),那幺至少,在台湾,面对外籍劳工,让他们享有生而为人该有的尊严及保障。

《姊妹》给的反派教训是让希莉吃了含屎的派,并且公诸于世。事实上希莉不仅没有失势,甚至有能力持续地迫害爱比琳。但至少,由于史基特与爱比琳合力完成的书,让爱比琳有勇气与自信,坚定地站在希莉面前质问:「妳这幺害人不累吗?」让我们看到希莉最后不再这幺理直气壮,而整个社会就需要希莉的无言以对。

行政院,是希莉;

支持本劳和外劳薪资脱钩的民众,是爱比琳的雇主;

外籍劳工,是无法发声的帮佣;

而我们社会,需要更多的史基特。

面对男友质疑为何製造问题,史基特回答:「问题早就存在了!」这也是社会运动的标準答案。透过公民讨论、社会运动、激烈抗争,社会不断地问:「这样害人,不累吗?」于是希莉将无法理直气壮地回答。

会的,总有一天,他们会累的,疲累于夺走他人应享有的幸福。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相关信息
图文欣赏
精彩推荐 
搞笑百态 
精彩文章

申博太阳城_申博官网管理网|百姓生活动态|网站地图 申博管理系统登入 申博sunbet娱乐在